老公惩罚老婆的方式有那些?

夜听心音 2022-06-22 11:58:14

【点击上方蓝字        夜听心音        关注,听下一篇】

点上方        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那是小學三年級暑假的一天,一個念頭突然在我的心裏萌發了:向爸爸媽媽證明我長大了。 如何證明呢?做點兒家務活?不行,5歲小孩也能做。經過再三考慮,我決定一個人乘車去媽媽單位,因為爸爸常說:“你還小,一個人去不了。”我決定去一趟,就是讓他知道,我長大了,能單飛了。媽媽的單位在頤和園附近,我家住在公主墳,這段路程約莫有20裏,是夠遠的! 這天中午,爸爸上班去了,我留了一個紙條,便出門了,臨走時還拿了一個桃。 一個人坐公共汽車真沒勁,因為沒人和我說話。還好,那個桃讓我的嘴沒閑著,可惜,剛過了一站地,那個桃就被我處理掉了。 桃一吃完,麻煩便來了。 我用中指和大拇指捏住桃核的兩端,不知放在哪兒好。 同坐兒的老人看我這副樣子,便打開車窗,示意我把桃核扔出去,我沒有扔,反而攥得更緊了。 到了第三站,我的手變得黏糊糊兒的。忽然,我看見前面靠近窗戶的坐位上,坐著一位阿姨,她一邊悠閑地吃著石榴,一邊順手把石榴皮扔了出去。看到這裏,我想,人家能向窗外扔廢物,那我也可以把桃核扔出去了吧? 當我剛想擡起胳膊時,突然覺得那桃核有千均重,怎么也拿不起來;又好像有許多只眼睛在盯著我,我慚愧地低下了頭。就這樣,小小的桃核,一刻也沒離開我的手,盡管車搖來搖去,桃核仍牢牢地被我攥著…… 這枚桃核折滕了我一路,到了終點站,我終於把它送進了果皮箱。我意識到,自己長大了,不僅有能力獨自乘車外出,而且還能自覺保護環境、愛護大自然了。 [評]本文用自覺“保護環境”來說明自己已“長大”,立意較高;“我”本來想通過獨自乘車去媽媽單位證明自己已“長大”,途中卻發生了寧可黏手也不亂扔桃核的事,恰恰證明自己懂事了、長大了。這就有別於一些同學自始至終圍繞一件事來寫的老套路,構思較新。 本文後半部分的描寫很精彩。“我”拿著桃核欲扔而沒扔,其間的行為、心理描寫非常真實、生動,把一個孩子的矛盾、猶豫以及不知所措的心理表現得淋漓盡致,為突出主題奠定了基礎。 不足是,結尾最後一句議論不當。“我”不扔桃核,體現了“保護環境”,卻體現不出“愛護大自然”這一點。 三月從風的體內遊蕩出來,凝眸春的微笑,桃的紅,杏的粉,梨的白讓惶惶紅塵似乎多了幾分定力。然而,誰的目光在踽踽獨行時,碰觸了屋檐下那抹秀著朵的黃,正以一個名叫苦菜花的靜默,等待著花開的時分。 一位倚靠在屋檐下小桃樹上的小女子,心事隨著目力飛向了山外。她不知道,爹娘為什么一到春天,就要雙雙跟著溝道裏的一群人,背上鋪蓋卷,扔下她和年邁的奶奶,走出大山,去掙那份漂泊不定的錢。 大山多好啊,風吹不動,雷憾不搖,千千萬萬年的篤守,諷刺了生活在大山溝裏一茬茬人遊蕩的心魂。 小女子也曾哭過,喊過,但她的嘶叫聲在山窪窪間打了一個旋兒,又回落到自己的眼前,像一絮潮潮的霧,罩住了小女子的心。從此,夢裏不再盤旋童話的誘惑。 不知從何時起,小女子再也不哭了,任憑爹娘開春了踩著花草的清香氣出門,年節了踏著雪花的冷凝回家。 一年又一年,日子像房檐下拉網的蜘蛛,絲線那么慢,那么長,總也扯不完。小女子的兩根羊角小辮在歲月的光顧下,如今已成一條裊娜的長韻致,在漸顯悠味的身姿後,很婉約地靜候著某個怒放的一瞬。 那個令人心顫的時刻,曾驚悸過一茬茬前來後往者生命的傾仰。如同屋檐下的苦菜花,透著黃暈的骨朵,也許一抹風的親吻,抑或一滴露的打探,都會點亮一朵花剎那的芳香彌漫。 花的夢裏,春來過,小女子的憧憬裏,分離來過。不是苦菜花生長的土地才是苦味貫通了花莖全身,也不是小女子懷揣著對未來甜美生活的向往,才顯出了留守女兒更加突兀的孤寂苦澀滋味。 尋找溫暖是人的本能,是人成長的需要;花兒將姣好的面容開放在和煦的春風裏,那是對爛漫的追索。 小女子在恍惚中走過時間給予的夢和癡,孤獨是黑夜的魔,詛咒了小女子的日月。 如果夜晚是用來仿徨的恩賜,那么白天則是用來迷失的給予。 蜿蜒的夢,像隔世的仇,將小女子曾經在兒時的幻想帶向了水霧彌漫的蒼涼之地。光陰氤氳,在時月的草徑間長滿了濕苔。人的成長接近不了夢幻的燈盞,活像夏夜裏亮著尾燈在黑暗中四處找家的螢火蟲。 三月的氣候多變,一些夢還在期盼的邊緣,翹首。 淪陷於滾滾凡俗裏,多少個不眠的等待,才能換來一串帶血的夢想。 與一朵花的對語,是純純的美;與一群人的話說,是疑慮的交融。 三月裏的這個傍晚,只屬於一枚苦菜花的花骨朵同一位少女的融通,來美麗春季闊遠的歲月。 溝溝峁峁是大山的胸襟,花花草草讓泥土有了前世今生的輪回壯觀。天堂的想象,只能在深山野窪燦爛了一路的戀情。 兒時的氣味像露水一樣圓潤,小女子在時光的念想裏才慢慢明白,爹娘外出,是那歲月的惑裏,蘊藏著一些不為孩童所知的什么,讓大人們去追攆,去哭,去笑。 風從大山背後的遠方帶來了熟悉又陌生的氣息,如同小女子意念裏的爹娘,清晰著模糊的身影。 對面山坡上一簇簇的粉色和白色的花,暈染著春季錦衣還鄉的心願。春的步伐,悄然又鏗鏘,遊離中沈浮著堅毅,像極了小女子爹娘的足跡。 不知道春來春又去的孤苦到底熱鬧了誰的戲場。爹娘的出了又歸,回了又走的遷移,為誰的夙願添了篤定。 小女子漸顯姣好的面容,醜陋著滄桑的悸動。西山頭頂一抹粉紅的晚霞,在逐漸變淡的嘆息下,將命運交給了黑夜。 時空在夜裏狂啜著壓抑,小女子在黑暗中無數次地跨過自己,吞咽著孤獨和恐懼。 苦菜花的苦味綿長,苦著祖祖輩輩的承諾。但小女子明白,苦菜花再怎麽苦,花總是要散香的。 不是春天要苦菜花兒苦,實是自己一孕生就體含苦韻,在冰冷的泥土裏,在黑暗的疑惑中,早已與苦有了淵緣。 緣,遙遠又貼近,像光陰,謎一樣,霧似的,潮潮的,粘粘的,在世間萬物的宿命裏縹緲。 與春的邂逅,年年苦菜花兒黃,年年的苦香各不同。小女子從不驚擾屋檐下這株苦菜花兒做了年年歲歲又一春的燦黃的夢。盡管小女子知道,明年這個時候,還會有搖曳的姿色黃亮了苦菜花兒又一次的輪回,但已不是今春的繾綣。 不知是花的語鳥的調喚醒了春的腳步,還是春的遙遙期望驚動了花鳥沈睡的歌謠,小女子在一陣鳥的清唱聲裏,一擰身,搖開了屋檐下一枚花骨朵燦然的綻放。 泥土生長香花,也滋養毒草,塵世孕育甜美,也培植苦殤。小女子明白,是草怎么極盡千萬個輪回的氣力開花,也結不出甘甜的果子,人再怎么謀算,也揣摸不出命理上的因緣。 來世,與山,與水,與人是一個約定,誰人與生命的相邀能活出自己曾經有過的心情。 春季一手執掌升的權柄,一手揮舞落的鞭梢,在來與去的幽洞裏,悄悄地行使著枯與榮的職能。 興衰人間,草是什么,花是什么,木是什么,人所有的欲念,喑啞,潮濕,像背陽的屋檐下,那塊長滿了歲月青苔的陰暗之地,誰的雙腳踩上去,都是一個跟頭的結局。 夜的翅膀從天空飛落下來,模糊了山峰上的花容,小女子轉身進了屋門,將黑的夜關到了門外,把屋檐下苦菜花的緣來緣去帶進了今夜的夢裏。 黑暗中,既然春意死心塌地,你不開花更待何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