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方言中的“鼠”

山西老乡俱乐部 2020-11-27 15:46:58

  老鼠自古以来就长期和人类生活在一起,它们与人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有许多关于老鼠的描述及褒贬。在孕育了一支古老方言的黄土地上,山西人民在日常生产生活中对老鼠有着与其他地区不尽相同的叫法和故事。


  《说文解字》:“鼠,穴虫之总名也。象形,凡鼠之属皆从鼠。”老鼠是一种啮齿动物,体形有大有小,种类多,有450多种,数量大,有几十亿只,而且繁殖快,生命力强,几乎什么都吃,什么地方都能住。老鼠会打洞、上树,会爬山、涉水,对人类危害极大。世界约有1700多种鼠类,在我国,有鼠类约170多种,我国南方主要鼠种有32种,老鼠有家栖和野栖两类。广东地区常见的家栖鼠主要有褐家鼠、黄胸鼠和小家鼠三种;野鼠主要是黄毛鼠,又称罗赛鼠、田鼠。.


  在山西广大农村,最为常见的要数田鼠和小家鼠了。老鼠的食性很杂,爱吃的东西很多,几乎人们的粮食不管酸甜苦辣它全不怕,但最爱吃的是粮食、瓜子、花生和油炸食品。一只老鼠一年大约可以吃掉9千克的粮食。


  《汉书·五行志》说:“鼠小虫,性盗窃”。正是因为这样,人们痛恨老鼠,用很多办法去抓它们,消灭它们,最常见的是使用老鼠药、老鼠夹。在农村,每当庄稼熟时,总会看到有人在田地里用水桶给田鼠洞里灌水抓田鼠,田鼠在山西方言中又叫“禾鼠(huofu)”。


  在山西方言中,老鼠的叫法很多:老鼠、毛榖儿、榖儿、旮旯儿家、旮旯里家、耗子、缸旮旯、圪老夜。“老鼠”是通用叫法。如太原、平定、平遥(老鼠儿)、晋城、运城等。鼠是自古有之的叫法,而在前面何以冠个“老”字?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说:“人谓之鼠其寿最长故俗称老鼠,其性疑而不果……”而且在十二生肖中鼠排行老大。如此,老鼠这个“老”字却成了当之无愧。晋中、晋北有的县多称“老鼠”为“榖儿”,“榖”在古字书中也是 “鼠”义,保存的是古词古义。代县、五寨等地称老鼠为“耗子”,“耗”在词典中有减少、减损的意思。在长治、平顺、沁县、洪洞、临汾一带,人们不直呼其名,称老鼠为“旮旯儿家、旮旯里家、圪旯里家”,陵川称“缸旮旯”。“旮旯”一词在方言中是“角落”的音转。又可以看出人们对老鼠的忌讳心理。这里应用的是生动形象的描述方法,隐含着生活在隐蔽角落里的小动物之义。


  古人宜用老鼠形容那些贪得无厌的人。如《诗经·魏风·硕鼠》,用贪得无厌的大老鼠形容残酷剥削劳苦大众的统治者。可见,从古到今,老鼠一直是人们厌恶的动物。


  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老人们编出许多有关老鼠的词语和故事。如用“贼眉鼠眼”来形容那些做坏事的人的面部表情。老百姓喜欢用“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句谚语来解释生活差距的原因或讲述各行各业的人各有所长。在洪洞话中有关于“鼠”的谚语和歇后语:“瞎猫碰略圪节死老鼠”、“老鼠拉木锨——— 大头子在后边”、“老鼠钻到风匣里——— 两头儿受气哩”、“老鼠跌到面瓮里——— 瞪白眼儿哩”。我们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小时候家里的老人们教我们一字一句地学“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以此来教育年幼的我们应当从善。


  人们不禁会问,难道老鼠只有恶名声了?其实不然,老鼠不仅具有聪明灵性,它还能“咬天开”,引导人升入极乐世界!在发掘太原北齐武平元年(570)东安郡王娄睿墓时,发现在墓堂顶部与上中栏处绘有星图、十二生肖、雷公、电母等壁画。其中十二生肖图为首见。它位于墓室上栏一周,按正北为鼠,正东为兔顺序排列,高1米,长4.3米,仅残留鼠、牛、虎、兔。墓中的壁画以祥瑞与天象为内容,用于驱邪,并引导墓主人灵魂升天。壁画中的鼠是以子神的面目出现的,同样扮演着避邪、纳吉、引魂的角色。古人是以人丁兴旺来判断一个家族的兴衰,人们世代祈求生命繁衍、子孙兴旺,恰好老鼠繁殖力极强,于是便有了敬奉子鼠以求多子多福的观念。山西民间又有老鼠娶亲的说法。每年正月初十这天晚上,老鼠要娶媳妇,老百姓在这天要蒸馍馍,插一炷香供献,其间还要祈祷老鼠来年不要糟蹋家中的粮食和衣物。据说老鼠很有灵性,供献过它以后就会与人和谐相处。



┥山西老乡俱乐部┝

以乡音 ♥ 聚乡情 ♥ 爱乡土

——更多功能

回复 城市名称 即可在微社区找老乡

回复 2 全国400城市QQ群、海外QQ群里找老乡

回复 3 各县人在外QQ群、各县人在北京QQ群

回复 帮助


山西老乡总联络人微信号 1017323265

山西新老乡点下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