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车,归宿——记2016雪佛兰最美中国行藏民母亲河“勇创新境”

凤凰汽车南京站 2020-02-23 18:22:55

《那一世》——仓央嘉措

那一刻 我升起风马 不为乞福 只为守候你的到来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颂经中的真言
那一日 垒起玛尼堆 不为修德 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
那一夜 我听了一宿梵唱 不为参悟 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西藏,心中的圣地,以其壮美的自然风光、独特的风土民俗和神秘的宗教气氛享誉世界,并深深吸引着我。每次想到西藏,内心中便升腾起很多的情感,那种壮丽、庄严和悲壮一次又一次地冲击我的心灵。无论是让人敬畏的雪山,还是神秘厚重的文化,一直以来都让“进藏朝圣”成为我心中不能忘却的期待。

人一辈子,总会有一些梦想和期待,或者一个遥远的愿望。西藏对我来说就是这样一个看似遥远触不可及的期盼。在都市长大、谋生的年轻人,总是埋首于世俗凡尘,奔波在楼宇之间。有人说,人最难的是说服自己。因为明明知道说服自己是为了自己好,但偏偏就是做不到。我们在职场上奔命,在权力场上争斗;我们在乎钞票,在乎权利,在乎名声。然而,我们很少在乎过自我的心灵。

只有优雅地说服了自己,一颗心才能摆脱了世俗的滋扰,安妥的灵魂也才回到了精神的故乡。

而这次,说服我的是雪佛兰。

这是一份来自西域圣地的邀请,作为凤凰汽车南京站的编辑,有幸参与2016雪佛兰最美中国行自驾体验拉萨至林芝线路,驾驶着通用雪佛兰的当家SUV车型科帕奇和创酷,驰骋在天路一般的新疆高级别公路上,穿梭于尘土飞扬的318国道中,更在“秋名山”一般的峡谷山崖间劈弯辗转。这一场期盼已久而又“说走就走”的旅程,成为了我近年来最值得回味的经历。

感谢时代的发展和科技的进步,空中客机以800公里的时速飞跃丛山峻岭,我们得以避免在进藏的路上耗费太多的时间和体力。从踏上南京禄口机场的航站楼,到走出拉萨贡嘎机场,4个半小时的飞行航程就从南京到达了拉萨的体验,让人为止感叹。曾经的西藏,在群山峻险的层层环保中,远如天边。多少信徒一生只为求得一见。然而这种科技带来的便利和迅捷似乎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喜悦。

我常常会思考这样的问题,我们怎样去平衡飞速发展的时代与个体自我的内心。我的母亲,一个普通的中年女性,在单位年轻人的影响下,也开始学习用iPhone去点外卖,但是她也会经常地抱怨“看不到厨房的东西,干净吗?”,或者是“这下都不能下楼和饭店老板聊聊天了”。在城市生活的二十多年,“中国速度”的城市浪潮让我每时每刻都在享受城市发展带来的利好,但是内心却越发空虚落寞。这种看似快餐式的旅途真的是我所追寻的西藏之旅吗?

第一夜,我“幸运”地出现了高原反应,无眠,头痛欲裂。这很“西藏”。

虽然行前,亲友就和我大说特说地渲染过高原反应的种种可怕之处。真正体验下来,并不如外人所说得那般惊悚,但也让人感到足够的不适。首先是失眠,即使身体已经十分疲倦,但就是无法入眠,大脑思绪纷飞,无法静止。其次是头痛,两耳发鸣,后脑勺胀痛。但,也许这就是西藏神圣之处。这让我想到了格萨尔王的故事。格萨尔王在藏族的传说里是莲花生大士的化身,一生戎马,扬善抑恶,宏扬佛法,传播文化,成为藏族人民引以为自豪的旷世英雄,在拉萨,人们耳熟能详。而它的流传,相传是通过“托梦”这样一种神秘的形式进行的。在拉萨,信徒们在睡梦中听到上天的教诲,从而知道了格萨尔王的英雄事迹,并流传至今。我想我的失眠,可能也正是这种神圣的力量对于一个初来乍到者的低语。

拉萨原名“惹萨”,白山羊驮土之意。相传当年松赞干布带兵走到这里,看到这里的景色非常好,就决定在这里建都。他把戒指投在湖中,用白山羊驮土,填平了湖水,戒指投入的地方就是惹萨,后来慢慢叫白了,就变成了“拉萨”。

旅途的第二天,我们早早地赶到了大昭寺。大昭寺是公元七世纪吐蕃王朝缔造者松赞干布赞普为他的尼婆罗(尼泊尔)王妃尺尊公主修建的,后经历代扩建形成现在这样庞大的规模。在这里供奉着文成公主自大唐带来的释家牟尼12岁等身造像,。,藏人认为见到他就如同见到了佛祖本人。因此,晨曦刚刚照临,大昭寺门前已满是磕头叩拜的男女老少,他们双手合十自头顶、额头、前胸依次而下,然后双手伸展向下铺倒身子五体投地,并且一便便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此情此景着实令人感动、感慨。而更多的藏人手持经筒或孑身独行、或喃喃低语、或三俩结伴,以顺时针方向沿大昭寺外的八廓街(也称八角街)转经修德。

午后稍作休息,穿过热闹的拉萨街头以及森严的安全检查,我们终于来到了雪域之都的象征,布达拉宫。高原反应让我对楼梯充满了畏惧,而“之”字形的布达拉宫山道,更是让我“劳其筋骨”。攀爬的每一步都格外艰难,呼吸的局促,步伐的沉重,以及错落不齐的石阶带给脚底的刺痛,都让我的朝圣之路异常艰难。但进入布达拉宫内部后,一切都豁然开朗。幽暗狭窄的梯道,昏暗闪烁的酥油灯,静静放置在那的经书,精美绝伦的唐卡,壮伟神圣的佛塔,这就是我心向往之的圣地,布达拉宫。我脑海中浮现的词汇,庄严、神圣、神秘,包裹了我的身心。

这一天的旅程,疲惫了我的身体,但却宁静了我的心灵。我想,这就是我一直寻找的西藏。但是,这种追寻很原始、很劳苦。是否应该抛弃凡尘俗世的喧嚣,来追寻这种原始而古朴的信仰和追求?飞速发展的时代与个体的内心追求能否得到平衡?

还是雪佛兰给了我答案。

第二天清晨,我依旧拖着一夜醒来数次的疲惫身体在酒店匆匆用完早餐,准备开始新的苦修。我们即将离开拉萨,启程前往林芝地区。走出酒店大门,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排科帕奇和创酷,它们将陪伴我们走过接下来的三天近六百公里路程。我们的“勇创新境”之自驾旅程就这样正式开始了。

藏区通行必走的318国道,由于大面积修缮,稍显破碎不堪。一路颠簸的土路,狭窄的车道,还有不时穿梭而过的渣土车,都让这段旅途充满了挑战。车架能否经得住这样的颠簸,轮胎是否经得住泥土石碓的考验,底盘会不会拖地,这些问题围绕着我,毕竟有太多自驾西藏失败的先例在前,不免让人想入非非。

可是科帕奇给与了我足够的信心,最小离地间隙200mm足以应付藏区的大部分路况,235/55 R18的轮胎保使越野时驾驶乐趣十足。偏硬的悬挂决定了越野过程中的乘坐体验不那么舒适,却足够有韧性,在我驾驶的几十公里土路中给予我足够的驾驶信心。

我一直抱怨科帕奇的动力表现不如部分其他城市车型暴力张扬,直到来到西藏,我才体验到了雪佛兰工程师的用意。2.4L自然发动机虽然在高原地区提速能力不尽如人意,但科帕奇的可取之处在于强劲的低扭和智能四驱的配合,无论是陡坡,急弯还是颠颇路面,都没有阻挡我们的一路前行。在拉萨到林芝的近三百公里路途中,我目睹了数个自驾游的中止,有的是因为托底,有的是发动机在高原的缺氧环境中罢工,还有的,是由于汽车的驾驶性能问题歇在弯道上。很幸运地是,整队11辆雪佛兰SUV给与了满分的答卷。从上午9点出发,到晚上8点达到,除去休息时间,近十小时的路程,没有一辆车掉队,也没有一个成员出现个人不适的状况。整个过程,车队规整有序,电台里欢声笑语不断。

创酷的表现也同样惊艳。小型SUV出现至今,其越野性能一直为人所诟病。“城市玩具”、“拉高的两厢车”这样的刻板印象一直被牢牢地刻印在小型SUV的身上。在这次西藏自驾之旅中,科帕奇的强悍表现自不必说,小弟创酷却是同样出众,给予质疑者响亮回应。创酷的R18大轮胎让这款体型并不大的SUV在走较差路况时同样保持野性十足,1.4T发动机中扭让人感到惊艳。而更小的车身,更紧凑的轴距,让创酷在小范围辗转腾挪和过弯时,拥有比科帕奇更多的灵性。

公路进入高山峡谷区后,两边裸露的山峦渐渐被绿色所取代。翻过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口进入林芝地区。米拉山是拉萨河和尼洋河的发源地,但两条河流却向东、西两个方向相背而流,如一母之子各自怀揣远大的理想离别家乡,坚定地向着不可预知的远方勇敢地去开辟属于自己的新天地。公里沿途绿色植被越来越多,虽然大多为灌木和青草,只有少量的高大乔木,但在青藏高原之上这样的景色也足以令人赏心悦目。

这一天的路程是惊艳的,更是令人惊喜的。我们顺着尼洋河一路向东,沿途是看也看不够的草原,品也品不完的圣洁的河水。我们经过古老的村落、险峻的峡谷,碧绿的水库,向路过的藏民招手微笑,给缓步踏过道路的牦牛和藏香猪停车让道。不知不觉中,高原反应离开了我,我也逐渐适应了西藏的气候环境,一口气驾驶了近两百公里,开始欢笑,开始下车大口地呼吸,我爱这样的旅途,舒服、干净、透彻。我们透过车窗看到的每一波水浪,每一片祥云,每一丝微风,每一缕空气,似乎都在引领着我们的灵魂走向“新境”。

几年前,我去过瑞士,碧绿的湖面,青青的草原,高耸入云的雪山,构成了我对这人间天堂的概念。此前我并未想到过国内也有如此的美景,直到我来到了巴松措。湖面海拔3700多米的巴松措,是红教的著名神湖圣地,意为“绿色的水”,正如她的名字,巴松措如宝石一般纯洁而没有杂质。扎西岛位于巴松措的湖心,离岸边有百余米远,措宗贡巴寺正在这湖心岛上,作为供奉莲花大师的宁玛派寺庙,坐落与此1500年。雪山湖泊,牧场民居,文物古迹,名胜古刹,蓝天白云,连绵青山,绿水碧波。。。再多的溢美之词也无法描述巴松措带给我的震撼。

巴松措确是人间胜景,而雅鲁藏布大峡谷带给我的震撼更是非凡。准确来说,雅鲁藏布大峡谷不是指的某一段、某一个拐弯处,而是许许多多转弯处组合而成的整个一段距离的峡谷,它全长500.4公里,是世界第一大峡谷。峡谷的山路比起藏区的土路来说路况稍好,但是更考验驾驶者和汽车的是蜿蜒转折的山路,似乎一个分身,汽车就会载入万丈深渊。我们带着这样的谨慎行走在雅鲁藏布江峡谷中。不负所望,科帕奇的底盘和方向盘给予了我强大的支持。“指哪打哪”这样的官方用语似乎不足以准确表达我对科帕奇劈弯能力的感受。科帕奇的方向盘大且厚实,握感墩厚十足,底盘整体性非常强,车身整体对于方向盘的响应及时准确。有一点不得不提的是,科帕奇过弯时的车身侧倾控制得非常好,整个山路驾驶的过程中,车内始终伴随着欢声笑语。

正要离去,同行的一位老师却突然大声惊呼:“看,那片云中的雪峰!”我们停下车来,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南面高耸入云的山峰若隐若现,这便是南伽巴瓦峰,可惜哈达一般的云朵覆盖了她的额头,只留下巍巍山体出现在我们眼前。我的家人也曾经在这峡谷中等待过,但并未看到南伽巴瓦峰全貌。我们祈祷着,愿天公作美,驱赶这片云朵,让我们得以饱览南伽巴瓦峰全貌。心诚所致,不一会,云头“挣扎”出几个山峰相连的白色雪山,我们欢呼着,惊叹着,夕下的暖阳泼洒在海拔7728米的圣山上,雪白的山顶折射出耀眼而圣洁的金色,令人心醉。也为我们五天的“勇创新境”之旅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天与地的宏伟壮阔,人和自然的和谐共融,宗教和文化的神秘厚重,都在西藏,这个古老而圣洁的地方,体现得淋漓尽致。这一方净土,对多少人充满诱惑,又使得多少人流连忘返。她洗涤了多少疲惫的心灵,又激励了多少人继续上路。

有一位媒体老师说:“西藏,是异乡,也是故土;是远方,更是归宿。在这里,我们都是人类的原初之子。面对西藏,有一些什么东西正离我们远去,又有什么东西正向我们走来。”

我似乎对一直以来不解的困惑有了多的一点见解。什么是平衡?如何在飞速发展的时代下保留原本的初心,又不因摈弃时代进步而走向古板、教条?

我们疲惫于跨越式发展的浪潮,追寻内心的宁静,我们总幻想着“说走就走”的旅途,逃离俗世,一去不返。我们渴望自由的权利,渴望大口的呼吸,渴望心灵的洗涤。可是我们同时也是世俗之人,我们无法抛离这个时代,我们需要生存,我们需要诗歌,也渴望在有生之年去到更多的远方。我们敬佩淳朴的藏民数万次俯首只为到达西藏,现实的社会却无法给予我们这样的条件。

我想,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媒介”,或是说一个“好友”,它一方面承载我们去到远方的希望,同时却始终提醒我们脚踏实地。对于此次旅程来说,雪佛兰SUV就是这样一个“媒介”,它用它的年轻,它的活力,它的科技,它的可靠,替我们承载了西藏之行沉重的负担,让原本崎岖蜿蜒,泥泞陡峭的路途变得便捷,平坦,让我们在更短的时间内用更少的消耗去到更多的远方,也帮助我们略过了途中的艰难困阻,得以把更多的时间和心情寄予壮美的景色和虔诚的信仰中。

但同时,雪佛兰SUV也在提醒着我们,不忘初心,脚踏实地。飞机可以轻松带我们飞跃唐古拉山脉,火车可以带我们一夜扎进拉萨圣城,但在这次西藏之旅中,只有科帕奇,让我体验到朝圣的喜悦和充实。乘坐在科帕奇里,一次又一次的颠簸,一个又一个的弯路,不停地在提醒着我进藏之途的不易,那种到达目的地的喜悦感和成就感,不言而喻。我没有飞跃景色,而是身处美景之中。我一次又一次将科帕奇停在路边,下车大口地呼吸氧气;我无数次地踩下刹车,只为给缓缓路过的牦牛让路,然后目送它远去;藏民远远地向我们挥手微笑,我摇下车床向她们同样挥手致意;这一切,都成为了我此行最美的回忆,无法忘怀。

这就是“新境”,这就是旅途的意义,这就是心灵归宿。而陪伴我们走过这一趟心灵之旅的引渡者,是雪佛兰SUV,是2016雪佛兰最美中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