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色千寻是仙君 | 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不会再扔下你

恋恋国风 2021-06-10 10:16:23

作者 | 溺水南极  图片 | 网络  歌曲推荐 | 焦聚聚焦




1


从前有座山,山下有个屋,屋里住着一个小妖怪。

九阙山,高千仞,直入霄汉,山顶云蒸霞蔚,岚雾缭绕,紫气弥漫。山下是大片葱茏的芳花异草,妖妖娆娆,长得极为旺盛。山下一条清碧的溪流环山而过,似一条玉带,逶迤绵长。溪水旁有座小木屋。屋子的主人是一个小妖,叫洛小施的鸩羽花妖。

洛小施的愿望很简单,和其他小妖一样简单,努力修行,早日成仙。

九百九十九年了,只差一年,花妖洛小施就可以得道成仙。就差这最后的一年,关键的一年,可惜天不遂妖愿,这几年,妖界市场不景气,混口饭吃那真是比登九阙山还难。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为了以防万一,洛小施自力更生,干起了卖画的行当。

某天,夕阳西下,落日浅浅,碧草斜斜。一群花色各异的小妖围着一个中心布了开来,里三圈,外三圈。热热闹闹,轰轰烈烈。不知情的也许会以为这是新一届的九阙妖界大会。但这不是,确实不是,这只是洛小施在卖她的宝贝。

“快点抢购啊!莲落仙君的写真集,独家秘画,仅此一家!绝对美男,绝对经典!如果你还在为错过妖界第一美男的裸画而遗憾,如果你还在为错过诸多春宫图而黯然销魂,不要忧伤,不要心急,人气花妖洛小施最新美作莲落仙君,一定会劲爆你的眼球,挑动你的妖心!”

施了妖法的莲蓬头发出预先录好的宣传语,洛小施很满意地打发着冒着星星眼的众花妖草妖离去,今儿个生意不错,财源滚滚啊……

“五个轩辕币,卖不卖?”面前一只桃花小妖盯着她,伸出五个白净的指头。

“亏本啊姐姐,光去墨云大师那里买墨汁就要五个轩辕币,还加上颜料笔料妖工成本什么的呢?”洛小施眯了下精干的小眼,“给你便宜点,十个轩辕币。”

桃花小妖咬了下唇,晃了下披满花瓣的脑袋,“八个!”

“莲落仙君哦~仅此一家哦~太阳都快下山了。”洛小施言笑晏晏,不依不挠,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对面的小妖涨红了脸,掏出一把金币,“成交!”

洛小施从背后的荷叶背包里摸出一张装裱得精致异常的易雪纸,一边交付一边想着下一次去东篱大街上可以多买几个补仙丹加快修炼的进程了

洛小施还没收钱,忽然一阵妖风大作,吹得那天地无光,草木翻滚,飞沙走石,连周围温度都降了很多。她还没反应过来,一物体直腾腾地落在了自己身上,压得她那颗小妖心闷得快喘不过气来。

不多时,黑暗褪去,日光乍泄。身上的物体突然动了,不仅动了,还发出“哎呀”一声脆啼。

洛小施一个翻身,把身上那物体反压在身下,“说!你是哪里来的?竟敢偷袭本姑娘!”

那物体小心地吸了口气,挣扎了几下,没挣脱开去,又小声地嘀咕,“天上。”

“天上……”洛小施紧盯着身下的物体,一把扣住它,将它拉起来,“你是哪路妖怪?何种植物系?”

按着脖子的人动了动,却是一个极好看的男子,一双漆黑魅人的眸,一抹似笑非笑的唇,妖娆魅惑,青丝散落,飘然如画。他看了看面前叉着腰的红衣女子,喃喃,“我是神仙呐,正宗的仙风道骨,不信你摸摸。”

洛小施愣了下,打掉面前伸来的一只胳膊,“有长成你这样的神仙么?你修仙修糊涂了吧!整个九阙山已经九百九十九年没来过神仙了,就你,你个三流小草妖还差不多。”


2


九阙山来了一个妖怪,新的妖怪,无名无姓,长得妖媚异常,只需轻轻一眼便勾人魂魄。其师父爱之异常,唤之“白宿”。白痴的白,宿夜难眠的宿。

据一只桃花小妖传言,此妖一降临便电闪雷鸣,比当年天狼星转世更具有震撼性,其美貌已经迅速征服了琼玉溪谷周围的男妖女妖、花妖草妖,大有压倒妖界第一美男姬殿的气势。

“其师父是谁?”缠着桃花小妖的众妖异口同声。

桃花小妖羞涩,低头弄发,微掩唇齿,呐呐,“卖春宫图的鸩羽花妖呗。”

“洛小施!妖界最丑的洛小施?!”

其实洛小施一点也不认为自己丑,无非就是眼睛小了点,脸上的鸩羽红斑大了点,身材细得扭曲了一点……明明只有一点点而已,不知道外界为什么总是夸大其实。

妖界的生存法则一向是“强者生,弱者亡”,但人界也有很经典的一句话——“笨鸟先飞”。洛小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笨鸟,但在其他妖眼中她是个丑鸟。何谓丑鸟,丑鸟就是弱者。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弱者,洛小施很英勇地打破了妖界的传统,创造了“不管是笨鸟还是丑鸟,只要能先飞就是好鸟”的记录。

妖界修炼成仙要一千八百年,但她只需要一千年。一千年和一千八百年,究竟谁的历程更辛苦或许只有那些经历过了的妖才清楚。

她需要采集太阳升起时最后的露水,这九百多年除了刮风下雨她从未睡过懒觉;她需要登上妖们眼中难以攀登的九阙山顶,采摘紫雾中一年才开一朵的绝岸花;她需要卖各种各样的画,挣钱买大堆的补仙丹,由于过度使用补仙丹,脸上的鸩羽红斑也越来越大……

“还有多久啊?”一男子侧卧碧玉软榻,一张妖艳的面容被染得红霞翩飞,身上未着寸缕,身后十万红莲。

“闭嘴!腿分开一些,你这么保守让我怎么画啊!”作为一名职业画妖,洛小施很严肃地纠正他的错误,“脸上的表情再销魂一些……”

“师父,小施师父,放过我吧!我还未娶妻,未生子,就这样被你玷污了,这不太好吧……”

“闭嘴!你弄砸了我十个轩辕币,这就是你的代价。从今往后,你不许再说出白痴神仙的话。你是个骛宿草就要有个骛宿草的样子,安安心心做好你的三流小妖,切不要痴心妄想。”笔线蜿蜒,笔锋微簇,洛小施压下心中那抹痛恨和遗憾之感,足踏溪岸,脚踩花沙,手起笔落,一气呵成。

“我要回仙界去,我要告你侵犯我的隐私权!”男子颤抖地从地上捞回自己被撕扯得残破不堪的白衣,一把辛酸,“我要从你门下退出!”

洛小施扔掉画笔,一把踩在男子刚才躺过的碧玉软榻上,软榻应声而嘣,瞬间四分五裂。洛小施指着地上残碎的尸体,“白宿,这就是你的下场。”

白宿惊悚,手中的衣服颤抖在地,“……”

洛小施满意地收回脚,“放心,待师父成仙之日就是你解放之时。”


3


山里的生活很清闲,自从捡了一个白痴徒弟,洛小施连早起采露水的任务都免了。

琼玉溪谷的莲花渐渐凋零,满溪的红色随着转凉的天气暗淡了下去。

九阙结界大开,不明妖物吸食小妖们的元气,妖界一时腥风血雨,大家争着去买补仙丹,再无妖关顾她的生意。白宿的名气越来越大,洛小施的画却越卖越少。

秋天,万物衰残,百花竞谢。对于花妖来说,这个季节实在是一个很大的劫难。

鸩羽,传说为古鸟“鸩”羽化而来,本就是一种奇特的毒花,而毒花在所有花中花期最短。她开始犯困,脸上的红斑越来越大,皮肤也越来越干燥。

但让白宿很奇怪的是,他家师父却一点也没因此而消沉,反而愈战愈勇。

某天,洛小施突然打扮得异常妖艳,背着个大篓,兴致冲冲地拉着他就往外跑。白宿挣开她的束缚,戳了戳她的脑门,狐疑,“去干什么?”

洛小施很兴奋,脸上的红斑也闪着光,“招摇逛市!”

明夜。东篱街。

白宿第一次看到如此大的街市,如此多的妖怪。扎着糖果的稻草妖,绿荷翻飞的青芜妖,身形浮动的紫影妖……但不管这些妖如何奇怪,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看到他的时候都会饿狼扑虎。

而当那些妖就快扑到他的时候,洛小施都会很凑巧地掏出一张易雪纸挡在她们面前,“对不起,此妖暂不出售。要想了解此美人,请买一张真人画。十个轩辕币,谢谢。”

白宿的任务很简单,纵使怎样的山崩地裂,始终保持微笑,老老实实地做好他的花瓶。

生意空前的好,洛小施笑得睫毛弯弯,对着摊子前的一男子摆手,“抱歉,这里不卖女子画像。”

“面前不是有一位吗?”男子回笑,明眸流溢,唇角生辉。一身明黄华衣飘然欲飞,宛若不食烟火的神子,“五千轩辕币,卖不卖?”

她这是在做梦吗?姬殿,真人版的姬殿!妖界第一美男!自己裸画中假想的男主角!?她擦了擦鼻血,很没骨气地点头,“卖!卖!不要钱我都卖!” 

白宿纠结,“师父……你不要跟别人跑啊。”

洛小施直接忽略他,继续花痴,“什么时候接我回府上啊?”

男子看着她这个方向,目光却越过了她,他诚恳地解释道,“我说的是你身后的这位姑娘。”

洛小施扶墙,一脸黑线,“兄台,你没睡醒么?你哪只眼睛看到他是女妖了?”

男子迷惑着盯着白宿打量了好几个回合,最后盯累了,他开口了,“他是男的我也要。”


4


“师父,救我……”

洛小施背着鼓鼓的塞满金币的行囊,最后看了一眼消失在繁华街道上的龙马队伍。白宿软软又凄凉的声音像魔一样阴魂不散,她迟疑了一下,有些郁闷地啃了一口刚买的食物。

“姑娘,你是素妖,吃荤会降低修行的。”一只矮矮的胡桃妖撅着嘴巴,指了指她手上油腻的鸡腿。

洛小施呛了一口,脸上的红斑更红了,她俯视着眼睛肿肿的胡桃妖,一把夺过他手上的花蜜瓶子,居高临下,“哪里来的奶娃娃,边儿去!姐姐爱吃多少吃多少。你管不着!”

小胡桃妖瘪了瘪腮帮子,两只眼睛肿得更厉害了,眼泪泡泡在眼眶里转来转去……过了很久,久到洛小施一只鸡腿都啃完了,小胡桃终于妖说话了,他边逃边说,“你这么霸道难怪神仙哥哥要跟别人跑。”

洛小施无语地看着这个胆小鬼在她眼前脚底抹油,绝尘而去。她气愤地掷掉鸡骨头,吸了一口花蜜,小宇宙彻底爆发了。

华夜,满庭芳。枫红似火,秋月晚凉。

白衣男子负手立在庭院里,衣袂翻飞,风声掠过,月光下的某处阴影中突然悄无声息地晃动了一下。白衣人狭长魅人的眼睛里流溢出一种光辉,他弯了下唇角,“没想到还能在这里遇见你,你叫我来不是贪图美色这么简单吧。天狼……”

阴影处慢慢走出一个人来,明衣华服,俊美如斯。他笑, “快一千年了,你变了,不仅外貌变了,连心也变了。你居然私自下界,可笑啊。”

白衣男子扯出一丝冷笑,月光照在他脸上,那笑容苍白无比,“ 我只想看着她成仙,当年是我欠她的,我该还给她。”

华服男子怔忪了一下,手中凝聚成的紫色气流渐渐衰弱了下去,他凝眸,反讥道,“她不记得你了,你这样又有什么意义?到最后,她不也如当初一样把你扔下了吗?” 

“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吧!”白衣人拂袖转身,真气斗涨,“我相信她。”

“哦?”华服男子逼近他,挑起他的下巴,眯眼微笑,“她要是没回来,你这身法力就归我了。” 

白衣人甩开他的手,别过脸,“只要你不伤害她,怎样都行。”

月华清浅,繁花悠悠地落了一地。满院火红的枫叶,烂漫得挨挨挤挤,将夜色都渲染上了一片诡异的红。

洛小施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她就被一股力量推倒在了两双脚边。

她狼狈地调整了一下狗趴式的姿势,踉跄地站了起来。丫的!腰很疼的说。

“怎么?你还是舍不得他吗?”眼前的笑容被放大,明黄色衣服的男子看着她,好整以暇。

糟糕!被发现了?难道是自己隐身术修炼得不到位?天地良心啊!她只是想回来观望一下两个美男之间到底会发展出怎样惊天动地的JQ来,没想到刚一来就看到姬殿用手指调戏她家小白的精彩戏码。虽然古训也教导过“非礼勿视”,但对于一个画春宫图的花妖来说,“非礼”已经不是神马东东了,视不视也没关系。可惜刚才整个院子被人设了结界,听不到声音,不然她可以观看得更刺激一点……

“我说过,今天你要是反悔了,还可以把他领回去。”华服男子将白宿推到她面前,“下一次,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白宿盯着她,眼里闪动着复杂的光,她突然在这种目光里心软了下去……

我也想领走你啊,可是……洛小施戳着手指,纠结了半天,“那……钱呢?”

华服男子石化,“那五千轩辕币……就送给你吧!”

洛小施激动,脑中血液上涌,激动过头,两眼一昏,直接晕倒了过去。


5


大雪纷飞,簌簌扬扬,地上也积了厚厚的一层。千山沉寂,万物无踪。整个世界只剩下一片白,白的山,白的树,白的屋宇。

天很寒冷,洛小施却高兴。现在她是有钱的妖了,有钱好啊!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妖的生活就是不一样。 

她穿着新买的红衣貂裘,在自家屋子里的铜镜前转了三圈,三圈后她停了下来,看着镜中另一个白色的身影,拉下脸,“你这样会不会太清凉了点……”

镜中的白衣人,黑发如缎,颀长俊逸,着一件清凉薄衫,敞开的衣襟还若隐若现地露出一抹让人浮想联翩的婀娜雪肤。反观镜中的红衣人,细瘦得可怜,云纹锦丝貂裘罩在身上不但没散发出一丝奢华,反倒显得异常的宽松与突兀……

洛小施不平衡了,她凌步转身,挥着爪子对着白宿一顿咆哮:“没天理啊!为什么同是一个妖祖宗的后代,到了现在却有这么大的差别呢!”

白宿扶额,小声嘀咕:“谁说我是妖来着……”

洛小施没听见,她沉浸在自己巨大的落差带来的小小哀伤里。

窗外的雪一阵紧过一阵,她下意识地裹紧身上的衣服,望向窗外, “等雪停了我就出发。”沉吟片刻,她又指了指他,“你也得跟着我去!”

九阙山,上穷碧落,下至黄泉。峭壁陡崖,怪石嶙峋。一到冬天便白雪堆顶,寒气森然,飞鸟难近。

传说这是妖界和仙界的分隔点,山顶之上可仰望仙麓云台,而云台正是仙人之所。所以,历届妖怪要想成仙,必须经由这唯一的通道飞升入界。

冬天是绝岸花生长的最佳时期,绝岸,其色绝,其容妍,其花洁,其形小而其旨极大,生于山顶崖岸,一朵便可抵百年修行。世妖爱之,世妖羡之,世妖难企及之。

对于洛小施来说,拿下这朵花至关重要,这成了她来年夏天在九阙飞升成仙的关键。

本来一切都准备得非常完美,和历届一样完美,可惜这一切的完美偏偏毁在了一件衣服上。果真还是穷妖有前途啊……她在心里暗骂了自己无数遍,早知道就不穿这种宽大的貂裘了,这只会使登山更加艰难。眼见还只爬了一半,而真气已用尽,她不禁有些郁卒。

“你不是只有五百年的道行吗?怎么一点都没见你吃力?”她瞥眼看见白宿足尖一旋,瞬间跃至她之上。

“……”白宿默然,飞身而下,和她踩到同一高度,“这样总行了吧?”

“……”这样更不行!洛小施扒了一把雪,爪子狠狠地陷入石缝里。这不是在挑战她这个师父的权威么?传出去那还了得!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怒火,洛小施的小宇宙又引爆了,她抽出雪中的爪子,怒指祸首,“你、不许超越我!”

对于有常识的妖来说,登山是绝对不会用一只手抓壁的,这个道理平时她懂,但换了现在失去理智的她来说,她不懂,不是不懂,是忘得一干二净。于是,绝迹的九阙就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苍然天穹,寂静高山,茫茫雪海中一女子红衣怒发,脚踏浮云,身挂绝壁,单手悬空。

就这么一下,形势就逆转了。洛小施瞬间失声,她慢慢将悬空的另一只手搬回到石壁上,可刚一动,身子就颤动得厉害。

雪簌簌地滚落,转眼跌至崖底,深不可测,无声无息。

朔风凛冽,刮在脸上生疼,洛小施抓住的石壁开始分裂,雪一点点融化,从襟袖间滴进肌肤,冷彻心扉。

这样跌下去,会不会粉身碎骨?

朦胧中,失重的感觉消失了,一只手环住自己,温暖的体温透过那人传到血液里,她听见那人在她耳畔低语,“抱紧我。”轻轻的,柔软的。

这一定是错觉……那人抱着她,足尖轻点,翩然惊鸿,形如影,快如踪,轻盈迅捷,咻忽百尺之上。

世界安静了,雪还在簌簌地落着,她缓缓睁开眼,一张姣好的面容映入眼帘,黑而清澈的眸,红润凉薄的唇,这还是第一次和他靠得这么近,也是第一次被人抱在怀里,她突然觉得他原来长得这么好看,被人抱着会这么温暖。

雪珠从那人发梢间滚落,滴到她脸上,她热得发烫,那人逆风而行,“抱紧一点。”


6


这便是“绝岸”,馥丽芳华,姿约绰绰。其形似莲,却比莲多了一份凄艳,红中带血,丹内凝露。

夜幕,风雪止息,没有一颗星,只有一轮巨大的圆月悬挂在东方的苍穹里。雪色清冷,月光寡淡,唯有天幕是蓝色。幽蓝荧惑,浩瀚飘渺。

洛小施站在山顶,俯瞰着暗黑的崖底,拈花拂笑,“当年莲落就是从这个地方飞升成仙的。”

莲落,妖界的一个传奇,千年莲花妖,隐于九阙之下,夜夜观潮望月,舞剑吹笙,集天地之灵,碧水之气,在千年前自九阙之顶绝尘离去。妖界传其容,“风华绝代,艳冠天下”,世间所有的莲花仰观之,皆羞闭凋落,故为“莲落”。

“绝岸”即是他离去前的一滴妖血所化。传说成仙得绝七情,去六欲,而他却无法割舍一个人,为了彻底忘却,他剜出伏隐体内的那滴心头血,血染白衣,自此无牵无挂,逍遥天外。

“有朝一日,我定会如他一样。”洛小施咬了几瓣花,把剩下的递给白宿,“你也吃点吧,一朵即为百年,半朵也够五十载了。”

白宿顿了顿,接过花,凝视着她,“来年夏天……你有想忘的人吗?”

洛小施心中一“咯”,这个问题她到是没想过。她们这种草木妖,生于天地,长于自然,无父无母,是为无羁,而她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成仙上,无私无杂,故自无盼。她茫然地摇摇头,不是想忘,是没人可以忘。

白宿笑,“如此甚好。那祝师父早日成仙!”含花入腹,白衣成决。

洛小施凝了一个透明的圈,划地而去,落雪皆退,转眼幻出一顶纱床,红顶素帐,她挑开帘子,回头看向白宿,“夜深了,明天再下山,今天……我就将就你一晚吧。”

身侧的人摆摆手,背转身去,“我就睡外面吧。”

洛小施缄默,敢情他还嫌弃自己来着?此想法一冒出,她立马不高兴了,“喂,师父的命令你敢不听!”

背后的人还是摇头,“没关系的,外面不冷。”

洛小施羞涩,“可是我冷……”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苍生为鱼肉。万里飞雪, 视苍穹作烘炉,溶万物为白银。”

洛小施突然想起这句话,心中一暖,转身看着床上另一个身影,“其实你来了也挺好的,至少这个冬天再也不用一个人待在九阙山顶一晚上了。”

很安静,那边只传来浅浅的呼吸。

她对着那个背影,就如对着空气一样,她小心翼翼地问道:“你睡着了吗?”

那个背影还是一动不动,良久,她都放弃继续询问的时候,那边传来一个声音,“没。”

洛小施很紧张,她贴近他,颤巍巍地,“白宿,我们双修吧。”

身边的人动了,他转过身子,对着她,黑玉的眸子落满了星光,雪肤红唇,妖娆魅惑,俊美如画。

洛小施盯着他,面颊上落下一个湿湿的吻,她听见他在耳边呢喃,“好。”

轻轻地,坚定地。


7


山间一日,世上一年。

琼玉溪的莲花终于又盛开了,自天阙山脚环绕而下,绵延数百里,如万千浮灯,妖妖冶冶,绚烂到极致。

洛小施只道良人如玉,迷迷糊糊做梦似的,醒来却晓这半载竟发生如此多的事。先是不明妖物吸食众妖元气一事闹得更胜,再是妖界第一美男姬殿竟成痴傻疯癫。此外,近月星象异常,众星黯,天狼破,月晕猩红,妖风斗盛。

这些,都是外界的传闻。而她,是不管的。她管的只有两件,白宿。成仙。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但又不在预料之中。她万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也会爱上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一只妖。成仙的日子愈近,她愈觉得烦闷不堪。

这日,她倚在蒲椅上喝冰糖莲子粥镇热,忽听得雕花木窗一声巨响,一张白色的事物飞落,夏风猛地灌进来,她不自觉地抬手去挡额角,却见白宿“咻”地一下接住那事物,从敞开的窗子一跃而出。

洛小施警觉地扔掉玉瓷碗,飞身追至窗前。窗外,大片青碧的香草摇摇曳曳,就这片刻功夫,哪里还有白宿半个人影。

她暗自奇怪,索性跳下窗子,提气跟了过去。

一路,她越走越是心惊,才半年而已,山间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砂岩裸露,大片桃林枯死,草木泛黄,好个红衰翠减,昔日的景象竟荡然无存。

她正纳闷,忽见面前跌跌撞撞地奔来一个人影,她顺手拦住那个人,那人猛地狂奔,此时被拦却极是慌乱,头上的花朵散乱,面上竟惨白一片。洛小施仔细一辩,却是当初在她这里买过画的桃花小妖。

桃花妖看着她也愣了,她望着她,眼神复杂。随后,她又疯了似地甩开她的手,“你也快逃吧!

洛小施看着不对劲,一把拽住她,“逃?逃到哪里去?”

桃花妖这下倒是冷静了一点,她嘴唇发白,嚅嗫着:“那边死人了……你徒弟要死啦。”

洛小施慌了,她一把甩开桃花妖,拔了腿就奔出去。

白宿要死了?!

追了约莫五十里,忽听林子那边传来打斗声,她心头一紧,更是不敢懈怠地加快了速度。

见到白宿时,她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白宿倚在一棵凋败了的桃树下,青丝散乱,目光涣散,大片鲜红的血从胸前涌出,将一身白衣浸染得污秽不堪。

洛小施尖叫一声,血液突然倒流至脑海,无法呼吸。她大步走了过去,将一身血色的人抱在怀里。“白宿……”

“白宿?他可不是白宿。”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但却冷漠到了骨子里。

洛小施回头。一华服男子站在一丈开外,身上衣物也是残破不堪,一脸疲惫却难掩满身的暴戾之色,他在笑,红色紫色的光变换交替着缠在他周身,洛小施看到了他的剑,青锋长剑,剑尖滴着血……

“姬殿?你没有疯?”洛小施慌乱地替白宿封住伤口,但她越施力,伤口开裂地越快,血液也涌得更多,她这才发现,他胸前的伤口不像被长剑所伤,倒像是被某种物体吸了一个血洞……

“你居然还想救他?你都忘记了吗?蘅芜。”

蘅芜?洛小施停住,脑中似有感应地闪过一张混乱而陌生的脸。

“真是可笑啊!你还想帮他。”那人疯狂地大笑起来,身上紫色的气流猛地燃烧起来,并迅速蹿得一人之高。

洛小施看着那张脸在紫色的火焰里扭曲裂变,她想呼喊,但口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身体也像施了法术一样被定住了。心跳却慌乱了,一声比一声大……

一些模糊的片段开始闪现,缓慢的,沉重的……               


8


前世,她本是一株蘅芜草,因受了九阙祥雾泽润,又吸了山里精气,遂化为妖。

早听闻山脚下有一只千年莲花妖,容貌馥丽,生得比女子还美上三分。比女子还美?她才不信呢。族里都说她才是这世间最美的妖。

真正见到那只花妖时,夏夜的月光轻薄如翼,莲花正开得妖娆繁盛,连叶子也流溢着清香。她褪了衣服,浮在莲花池里,舒展藕臂,沐浴着清凉的红莲溪水。忽听得密密的花叶“哔哔啵啵”向两侧退散开去,她回头,离得近处,一个陌生的男子足踏清荷,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道是谁敢大半夜闯入我的地盘呢,原来是你这只小妖。”

她怔怔地望着他,连遮挡都忘在了脑后。那一刻,她突然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风华绝代,艳冠天下”。

越是相识,越是迷恋。此后每到夜里,月色满地时,他便以吹笙为信,只要听了这箫声,她便会换了形与他相见。观潮望月,舞剑吹笙。

美人颜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本是一个好的结局,但却总有这么多意外。千百年以后,她终于明白,她只是他的一部分,而不是全部,他终归有着更大的抱负。他要成仙。所有的温柔缱绻都比不上这最大的执念。

最后的最后,他终于在一个夏夜离她而去。

这个故事再平常不过了,不是吗?她知道她该忘记,可她做不到,她忘不了他的眉眼,他的笑,他的好。她花了毕生的精血闯入天界,她在沧桑百转后见到了他。

他笑着看她,悲悯地,像是神普渡万物那样。他是莲落仙君,而不是莲落。他终于忘得一干二净。

她也笑,眼里含血,眉心里都是黑雾,她仰望苍天,声嘶力竭,从此,遇佛杀佛。

洛小施醒来了,白宿也清醒过来了,白宿躺在她怀里,虚弱异常,他唤她:“蘅芜……”

一颗泪珠从眼角悄然滑落,她用手指比在他唇上,摇了摇头。

她终于知道她脸上的红斑是怎么回事了,恶事做多,终受天谴,她毁了一世修炼,打落凡世,成为妖界最丑最弱的毒花“鸩羽”。一切都回到了原点,但她再也记不起他。

那人看着他们,眼里露出一种恶毒的光,他狰狞着,“都是你!都是你!若没有你,我还会是当初万般瞩目的天狼星君!我落得这个下场,你也逃脱不了。我要让你们尝尽这些年我受的煎熬!你们这世,死也不能在一起!”

洛小施突然想起了那个传说,天狼星君好斗,战莲落仙君,败,诈而封其忆,帝君知,谪之,下界为妖。

原来,他真的没有忘记过她,即使成仙,他仍没有忘记……

“住口……”白宿突然说话了,苍白的脸上浮现骇人的血丝,他涨红了眼睛,“前世,你封我记忆,使我们反目成仇。这世,你又想拆散我们!你落得今天这样,都是你咎由自取。”

“没用了,你说什么都没用了!如今星象已变,妖元已满,我终于可以归位了。”他渐渐变得虚无,影子也淡淡的,他用最后一股怨念支撑着,“你斗不过我的。” 

洛小施伸出手去,那抹火焰从她指尖消失,她颓然在地,心里某个地方猛地疼了起来。

白宿看着她,瞳孔涣散得更厉害了,他竭力地伸出手,想抓住什么,但却始终抓不住。洛小施将那只手紧紧握在手心里,天地也暗了下去,浑身都疼,尖尖的疼,她听见那个男子破碎的声音。

“对不起……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一定不会再扔下你。”

眼前的人慢慢地合上了眼睛,像朵莲花一样凋零……


9


九阙城出了一个奇迹,本该在轩辕历九千九百九十九年成仙的某只花妖却没有成仙,不仅没有成仙,连最初的法力也全都消失了。

小妖甲:“听说那只妖长得极丑,卖了千年的春宫图都没有成仙,如今重操旧业,继续在妖界折腾。”

小妖乙:“听说那只妖极为钟情,用尽千年妖力救了他的情郎,现已拿到九阙妖王颁发的‘坚贞奖状’,并拥有了一大群纯情的妖妹子粉丝。”

小妖丙:“听说吸食妖元的凶手就是姬殿哥哥,呜啊~可怜了我都没能和他燕好一回他就回仙界去了。”

群妖扑上来,狂揍丙妖,“姬殿做错的事太多了,听说帝君又要把他贬谪下来呢,希望他不要再吸我们了啊!”



作者简介

溺水南极,期刊写手


文章下方广告的点击量,

决定了小鲸午餐的质量,

为了我的鸡腿,请大家动动手指啦(*^__^*)

恋恋国风

知微|华裳|雅意|琳琅|惊鸿

读者QQ群80266315